We've set your delivery country to be United States and your language in 繁體中文. Change Settings

楊文蔚 由T台到跳高場

早前 Instagram、facebook 及 Whatsapp 停頓達6小時以上,在通訊科技及社交平台停頓之下,顯然達來不便,同時帶來一絲平靜,平靜是不用即時回覆對方訊息,多一點時間思考作答;平靜是不用回覆網民之間的無謂留言甚至人身攻擊。 但平靜總會消逝,除非你用上沒有社交 app 預載的經典 Nokia 手機,或瀟灑的脫離社交平台,不適用者還是乖乖整頓心理,準備 haters 突如其來的留言,寫下幾句不負責任的批評。可有想過,人家背後付出了多少努力,一剎那就被抹殺了?被吃花生的經驗,還是交給香港跳高運動員的楊文蔚分享,最適合不過。 不是嗎?拿着香港跳高女子紀錄保持者的銜頭,稍一失準,即成為千夫所指;那邊練習,又被人說姿勢不當;好了,發一個時裝 post,又被人家說她為何不去專心練習。楊文蔚遇 haters 當食飯,人家怎樣想,她改不了對方思維,唯有說一句「SO WHAT!」做自己,在這個功利主義的網絡社會裡,偽人見得多,真性情的卻少,我想這也正是大家喜愛看楊文蔚的原因。

上年尾被欽點走上 Virgil Abloh 的 OFF-WHITE T台,與超模 Kendall Jenner 及 Bella Hadid 同場走秀,還有打後各類型的品牌合作等等,楊文蔚指,這些跳高以外的時裝活動,能讓她放鬆心神:「跳高是我很重要很重視的東西,常在潛意識裡責怪自己不夠好;當事情達不到自己想象的時候,卻使心情沈重,很喜歡鑽問題空子,所以總把自己逼在死胡同。」走秀是放鬆既的其一方法,令自己抽離死胡同,有目共睹,楊文蔚放慢一下呼吸,充分地以她的身高天賦,穿上 Virgil 為 Nike 設計的釘鞋 Vapor Street,走在跑道設計的T台間,這種自信滿滿,間接也是從跳高中得到的。期待見更多她在T台的影子。

有正亦有負,間接得到的,也是旁人的指指點點,說她跳高每況愈下,又說她倒不如專心當模特兒。說的容易,但當時人付出了多少時間苦練,當中血汗流了多少,閒人又怎會容易瞭解,所以最近在 Nike 的廣告裡,她就繼續做自己:「其實haters 一定有,不過我覺得支持我人的更加多,所以對的批評,我會聆聽及咀嚼,再想怎樣改善及平衡;惡意的便當『發噏瘋』 ,I could not care less,繼續自己跳高的夢想。」在廣告中跳高然後伸脷的一幕,也是楊文蔚自己加上去的,「Nike 方面叫我做自己嘛,我便做一個古怪嘅伸脷鏡頭,沒有人想被人定型,我怎樣想由我話事,心裡大叫『IDGAF』。」

楊文蔚說,這可能是處女座的性格所致,「擁有雙重性格,愛恨分明。」鏡頭前,她表現出獨有的氣場;鏡頭後,卻是甚麼都說的女生,由無糖珍珠奶茶哪一家最好飲,到哪一家餐廳最近喜愛幫襯,無所不談。楊文蔚也是人,總有高低起伏,跌過了痛過了,最終靠著堅持走的人,就是成功者。

筆者敢想,那次的學界比賽,必定是得到跳高女神楊文蔚的霸佔著整棟大廈玻璃外牆廣告,像個自由神像的姿勢並向著運動場的保佑,「那是最高的楊文蔚,哈哈。」未跳高前的她,其實有想過當空中服務員「飛得更高」,「當時同一位朋友幻可以飛來飛去不同國家,感受不同地方的文化是多麼美好的事。」現在不用幻想了,走過T台後,接踵而至得到機會去了紐約時裝周見識,將運動與時裝拉在一起,讓人有更多渠道,接觸跳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