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've set your delivery country to be United States and your language in 繁體中文. Change Settings

Heidi Lee 回首七年「Self-Reflection」

見證著一個人的成長,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。面前的本地女團 Super Girls 成員之一的李靜儀 (Heidi Lee),打從七年前某天與她們的團隊訪問,到今天的個人專訪,由一位頭染 dip-dyed 閃電藍色的甜美女生,變身成一位亭亭玉立、每一 IG 發帖都滲透著女人味的女人。

這些經煉,也就像每位相識已久的女生與女生之間的共識,一起為事業拼搏、一起見證對方的美貌變化,也不需要特意提起,只要偶然聚在一起回首,便自自然然感受到對方的成長,就像她們五人組合的新曲〈閨密專用〉一樣「陪我看星空 陪我寫下半生劇情」Heidi 也藉此訪問,為大家回首過去團隊以及自身,來一起看看這位女神的進化。

Heidi wears Heron Preston crop short sleeve tee , NASA sweatpants , Alexander Wang boots

   

HBX:Super Girls 有一段時間沒有一起出現了。

 

Heidi: 我們各自都有工作在身啊,而對上一次團隊的合作,要說上年曲目〈女僕〉的發表,好像很久沒有試過這樣充實,有點像2012年剛剛出道的一刻,每天都很忙在訪問、表演。

         

HBX:近年香港女子團隊見少賣少,是像時裝一樣,潮流已去?

 

H:雖然如此,但難免明天又走出不同的女子團隊,所以像龜兔賽跑般,絕對不可以鬆懈,這也好好證明了,我們還在一起,是多得了樂迷們的支持及肯定。

         

HBX:團隊的壯大要好好靠各自的成長,你們又怎樣裝備?

 

H:最近忙於飛去不同的地方工作,雖然如此,我們五人都以整體為先,不時會一起傾談團隊來臨的工作計劃,就好像韓國的團隊一樣,團員獨立的時候有各自的範疇,但一起時會以各自的專長,為團隊的表現加入特色,就像我喜歡的樂團 BIGBANG 一樣,每位都有長處,日後將各自的修行,帶回團隊當中。

   

Heidi wears Heron Preston mesh leather dress , Alexander Wang crop top , BOTH GAO runners

   

HBX:新曲〈閨密專用〉是紀錄你們的成長?

H:不單止我們,是每一位女生與女生之間的成長印記。如果2015年的〈蓓蕾〉是我們的小總結的話,〈閨密專用〉就是我們的中期總結,是一個慶祝我們相識七年(成軍六年)曲目,兩首曲都是由陳詠謙作曲,每一句都代表著我們曾經一起渡過的畫面,就好像一起工幹拍攝後,在酒店一起傾訴心裡大小二事般,沒有隔閡。

         

HBX:你自覺也成長了嗎?

H:出道時總愛嘻嘻哈哈,有一種青澀的感覺,如今覺得內心更加穩重,每句說話、每個動作都會三思而後行。有此成長,不多不少也要多謝不同的網民,作為藝人,在大小舉動都會被挑剔下,唯有是少說話,多做事。雖然是身不由己,幸好這些年來都有著這四位閨密,可以直接傾訴。

 

「成為了 Super Girls 之一的這六年經歷,所有的高低起跌、其他人的冷眼旁觀,成就了今天的我。」— Heidi

       

HBX:在外型上你也有著很大的轉變。

 

H:現在的我是輕淑女(笑),看著自己的照片,也覺滲透著輕輕的女人味,也可能是這樣,多了更多接觸高端品牌客戶的機會。還記得2015年為 HYPEBEAST 拍攝一輯造型照,很多人都說我穿街頭時裝也很合適,雖然現在大家在 IG 上看到的,都是比較女人味的穿搭,但在私底下,其實我還是很愛穿街頭時裝。

   

Heidi wears LOEWE tee , Maison Margiela 5 pockets pants , Maison Margiela belt , Dr.Martens monk shoes

   

HBX:在電影界發展是未來的目標?

H:畢竟這些年來在歌唱事業也試過了,所以來臨都想在電影圈中一試自己的實力。上年間在台灣拍攝《奇幻民宿》,當一個情傷跑去台灣的女生,當中有一些內心戲,是一個很好的經驗,也知道當演員不是如此簡單,因為要完全抽離自己,全程投入另一個角色是很有難度。

       

HBX:聽說廖啟智與黃秋生也有向你「過招」?

H:之前上演技班,他們說如果最初不懂得演的話,就嘗試去找一個對象模仿,直到熟練才加入自己的演戲模式。自己則很喜歡湯唯與及倪妮,在氣質方面她們真是我心目中的首位。

       

HBX:最後,自己及團隊會有甚麼的大計?

H:我們曾經想過,到大家都結婚之後,會生兒育女並抱著他們出來表演,因為彼此也覺得,大家都是適婚之齡,到時可能改名作 Super Women ,哈哈。自少的我便在單親家庭長大,所以我的終極目標,是找到一個很很疼愛我的人,有一個好的歸宿,不過,目前為止我還是繼續為自己的歌唱、演藝事業努力吧。

 

Heidi wears Helmut Lang mesh tee , ALYX pants , Prada sneaker